當前位置:首頁> 信息公開> 媒體報道> 媒體觀察

人工智能創作成果保護問題不容忽視

   信息來源:        
【字體: 】    瀏覽:-次   版權與免責聲明

  當前,人工智能已經覆蓋新聞寫作、圖片生成、視頻與音樂創作以及虛擬歌手、明星換臉、內容智能分發等各文化內容領域。人工智能技術的發展,有利于互聯網公司豐富版權內容渠道,提升內容創作與分發效率,谷歌、微軟、騰訊、阿里、字節跳動等公司均在人工智能領域廣泛布局。

  文化內容產業的發展依賴成熟的版權法律法規體系保護,但有關人工智能創作內容的版權保護問題,我國存在立法空白與學術研究爭議,司法實踐也較少涉及此問題,這將導致產業界在此領域的智力與資金投入無法獲得穩定的法律保護預期,影響人工智能內容創作產業的發展。

  對于人工智能,目前有幾個爭議焦點,比如人工智能的創作是否是人類的創作,創作內容是否體現我國《著作權法》要求的個性化表達,以及創作過程的行為合規判定與創作內容的法律保護方式等。以上爭議都需要在了解產業情況的基礎上作出清晰判斷,要把握好產業發展與法律保護之間的關系。

  人工智能創作是人“假借于物”的創作

  我國現行《著作權法》保護的是人類的創作成果,但是人工智能創作多由騰訊、微軟等互聯網企業組織,其本質上是自然人或者法人“假借于物”進行創作。我們常見的自動創作,如智能寫詩、財經體育類新聞寫作等均屬于此類。這類創作主要服務于規模化與個性化的內容生產需求,其實現嚴重依賴于數據與算法,可以說數據是“源頭活水”,算法是“機械手臂”,但人類本身才是創作的“大腦與靈魂”。

  騰訊新聞的許多文章會在顯著位置標明“由騰訊機器人Dreamwriter自動撰寫”。此署名方式清楚地表明了Dreamwriter由騰訊公司主持,文章代表其意志創作,并由其承擔責任。這符合我國《著作權法》有關作者署名權與權利歸屬的規定。華中科技大學教授熊琦即主張,“作為遵循人工智能軟件設計者意志創作的產物,人工智能生成內容權利歸屬應借鑒早已存在且運作成熟的法人作品制度安排”。

  百度提供了開放的技術手段,其明確“結果由用戶自行把控,平臺不對用戶發表、轉載的內容提供任何形式的保證,不承擔任何法律及連帶責任”。百度智能創作平臺則在其免責聲明中指出,“平臺僅為用戶創作提供脈絡梳理、素材搜集、審核校對等功能,內容產出依舊由用戶主導”。

  人工智能創作的內容體現個性化表達

  在智媒時代,人工智能可以實現完全智能化內容創作,但能否給予人工智能創作的內容以版權保護,是世界各國都面臨的難題。

  2016年5月,日本頒布的《知識財產推進計劃2016》已經在討論人工智能創作的內容獲得版權保護的可能性。我國《著作權法》是“西學東漸”的產物,《著作權法實施條例》將作品解釋為:“文學、藝術和科學領域內具有獨創性并能以某種有形形式復制的智力創造成果。”因此,作品可版權性的標準是獨創性,一些對于人工智能創作的內容的質疑也多集中于此。

  在我國,對于作品“獨創性”,一般要求作品具備“個性化的表達”,此為論證人工智能創作的內容是否屬于作品的核心之一。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指出,“作品獨創性與作品的文學、藝術、科學價值的大小無關,應看作者是否付出了創造性勞動,只要該作品是作者獨立創作產生的,就具備獨創性”。

  對于人工智能創作的內容是否具有獨創性,學術界存在不同理解。如華東政法大學教授王遷認為,人工智能創作內容“都是應用算法、規則和模板的結果,不能體現創作者獨特的個性”。北京大學教授易繼明則主張“應該以‘額頭出汗’原則建立起獨創性判斷的客觀標準,將智能作品納入傳統版權分析框架,它實際上是一種人工智能對設計版權的演繹作品”。

  筆者認為,可以回歸人工智能創作的行為與過程,來分析其創作的內容是否具有獨創性。目前多數的人工智能創作分為三個關鍵步驟,即數據服務、觸發與寫作、智能校驗。以新聞作品創作為例,人工智能對于新聞素材的監測與采集依賴于自有內容以及合作網站的接口與數據庫,可信的數據源保證了內容的翔實程度。觸發引擎會實時監測、采集與判斷數據源內容,一旦其符合系統預設的觸發條件,系統將進入自動寫作模塊。而由新聞創作團隊與技術團隊共同完成,融入了人類的智力成果,并通過機器學習、人工方式與算法迭代不斷優化的寫作模板,保證了人工智能創作的內容體現人類的個性化表達。

  期待第三次修法關注人工智能

  人工智能的創作行為嚴重依賴于數據源,除了自有數據內容外,智能寫作一旦涉及對他人數據庫與網站數據的獲取與使用,應視情況取得第三方的授權,否則將面臨版權侵權或者不正當競爭的指控。比如熱播劇《錦繡未央》作者秦簡被控涉嫌使用“寫作軟件”抄襲219部作品,歷經兩年多的維權,12位作家訴《錦繡未央》抄襲案全部勝訴。對此,西南政法大學李林容教授建議,內容創作者與互聯網平臺應堅持“不飲盜泉水的法治思維”。

  另外,人工智能創作的內容在署名發布之后,在未經許可的情況下,經常被第三方網站全文復制,并進行網絡傳播。在我國互聯網行業,此類侵權使用的案例屢見不鮮。顯然,此種行為不屬于合理使用、法定許可等法定的權利限制與例外情形,是典型的著作權侵權行為。但相關各界對此缺乏統一認知,存在不同的觀點。

  在被廣泛關注的北京菲林律師事務所訴百度百家號著作權侵權案中,北京互聯網法院認為涉案的“威科案件分析報告”是以數據庫支撐的程序自動生成的,不具有個性特征,不具有獨創性,不是《著作權法》意義上的作品,但給予了原告《反不正當競爭法》角度的保護。此案引發各界爭議,威科檢索系統是否可以被劃為人工智能寫作機器人行列是焦點問題之一。另外,是否需要突破現有民法理論,才能賦予人工智能創作的內容以版權保護,筆者認為不盡然,通過法人制度框架完全可以自洽解決此問題。

  當微軟小冰創作的內容與自然人作品無異,騰訊Dreamwriter的署名新聞被廣泛接受之時,我們是否仍要將人工智能創作的內容排除在版權保護之外?筆者認為,在人工智能的創作者或所有者不主動在相關內容署名“機器人創作”的情況下,該內容極有可能因具備作品可版權性而受到版權保護。反而真實署名有可能導致該內容被排除在版權保護之外,這將導致大量“不真實署名”的內容出現,催生一種事實上的“道德風險”,而如何消除此類“道德風險”是值得思考的問題。

  當前,英國、新西蘭、愛爾蘭等國家已將人工智能創作的內容納入版權法的保護范圍,歐盟、日本等國家和地區也開始制定新的規則。我國目前也正在進行《著作權法》的第三次修訂工作。我國著作權立法、司法實踐與理論研究應有充分的“制度自信”,相信會對人工智能創作的內容的版權保護問題作出正確回應。我國人工智能技術的發展與發達國家同步,并在文化內容、金融服務、信息安全等領域廣泛應用,相關的學術研究與法律實踐應加快進行。借吳漢東教授之言,“我們有理由相信,科學技術的智慧之光與法律制度的理性之光,將在人工智能時代交相輝映”。作者:田小軍(作者系騰訊研究院版權研究中心秘書長)

條信息 每頁顯示 條 分 [首頁] [上一頁] [下一頁] [尾頁]????第跳轉

掃碼關注中國打擊侵權假冒工作網
微信公眾號
分享到:

彩票开奖查询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