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信息公開> 典型案例> 版權

“吾皇”著作權糾紛一審有果

   信息來源:        
【字體: 】    瀏覽:-次   版權與免責聲明

  近日,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法院(下稱海淀法院)對梁科棟起訴廣州市麥曦皮具有限公司(下稱麥曦公司)、廣州市小林皮具有限公司(下稱小林公司)、北京燕莎友誼商城有限公司燕莎金源店(下稱燕莎公司)侵犯著作權糾紛一案作出一審判決,判令麥曦公司、小林公司停止侵權、賠禮道歉、消除影響,并賠償梁科棟合理開支3.3萬元。目前,該案還在上訴期內。

  據了解,梁科棟筆名白茶,其為卡通形象“吾皇”及“巴扎黑”的創作者。“吾皇”是《就喜歡你看不慣我又干不掉我的樣子》等插畫繪本中的主人公。梁科棟向海淀法院提起訴訟,稱其系“吾皇”形象(下稱涉案作品)作者和著作權人,其發現小林公司與麥曦公司共同生產并在燕莎公司專柜等處銷售使用了涉案作品的商品,同時在其網站和微信公眾號中使用了涉案作品。梁科棟認為,上述行為侵犯了其對涉案作品享有的署名權、復制權、修改權、展覽權、信息網絡傳播權和獲得報酬的權利,故訴至海淀法院,請求法院判令麥曦公司和小林公司停止侵權、賠禮道歉、消除影響并賠償經濟損失及合理支出100萬元,同時三被告承擔該案訴訟費用。

  麥曦公司辯稱,其生產銷售的商品上使用的系與涉案作品存在顯著差異的原創圖片“傲嬌貓”(下稱被訴圖片),未侵犯梁科棟著作權。小林公司辯稱其僅為被訴侵權商品生產商。

  燕莎公司辯稱其專柜銷售的被訴侵權商品系他人提供并確保無權利瑕疵,已盡到合理注意義務。

  法院審理后認為,梁科棟作為涉案作品的作者和著作權人,對侵犯涉案作品著作權之行為可作為原告提起訴訟。而根據(2018)京73民終第1907號民事判決認定以及梁科棟與一間宇宙(北京)文化有限公司(下稱一間宇宙公司)簽訂的《著作權許可協議》,梁科棟將涉案作品獨占著作權財產權利授予了一間宇宙公司,結合梁科棟未能證明其在被訴侵權行為造成一間宇宙公司著作財產權損失之外仍存在其他實際損失,故梁科棟在授權期間僅能要求被告停止侵權行為,并就其享有的著作人身權(即該案中其主張的署名權和修改權)要求被訴侵權人承擔相應責任,不能再主張經濟損失賠償。

  海淀法院認定,麥曦公司與小林公司就被訴侵權商品生產、銷售、推廣存在緊密合作關系,共同實施被訴侵權行為。而經比對,被訴圖片與涉案圖片除在細節方面略有差異,但整體近似,故可認定被訴圖片與涉案作品構成實質性相似。麥曦公司與小林公司使用被訴圖片而未給梁科棟署名,侵犯了梁科棟就涉案作品享有的署名權;燕莎公司在經營中難以知曉或判斷被訴侵權商品上使用的被訴圖片侵犯他人著作權,故不應承擔侵權責任。而關于梁科棟主張的修改權,鑒于被訴圖片與涉案作品構成實質性相似,且在案證據未能證明三被告對涉案作品的使用達到了侵犯梁科棟著作人身權之程度,故對梁科棟該項主張未予支持。

  據此,海淀法院作出上述一審判決。

  點評

  作者作為作品的原始權利人,有權將其享有的著作權以獨占形式授權給他人,在此種授權情況下,其對侵犯該作品著作權的行為仍有權進行維權,并可以要求被訴侵權人停止侵權并就侵犯其著作人身權的行為承擔相應侵權責任。但在授權期限范圍內,除非作者證明其因侵權行為造成被授權人著作財產權損失之外其亦存在其他損失,否則其無權主張因侵權行為產生的經濟損失賠償。

  著作權中的財產性權利與其他財產性權利并無區別,除非共有,否則權利主體是單一且特定的。因此,作者及著作權人在對外進行獨占性授權時,應當充分考慮到侵權行為發生時其通常無法就侵權行為獲得經濟損失賠償,故在進行著作權交易時可適當調整交易對價以保障自身權利。

條信息 每頁顯示 條 分 [首頁] [上一頁] [下一頁] [尾頁]????第跳轉

掃碼關注中國打擊侵權假冒工作網
微信公眾號
分享到:

彩票开奖查询网站